谦牧

闭关锁国
:)

【宣传】不看后悔一辈子系列之第二弹

经典桥段
 

01.

就像是司令官本人的强大骄傲,不需要任何多余的修饰。

本身已是令人心折的美丽。

02.

“我刚才只是出于蓝星的习惯礼貌用语才那么说,并不是真的想与你共进晚餐。”

“我知道,我下载资料里存储了这一条。”威震天满不在乎地回答,顾自往厨房走去。

“所以你应该拒绝我的挽留,这才是正确的对答方式。”

“可是我想留下来。”威震天半转过身,侧脸对着擎天柱,微扬起下巴。如果周围的灯光合适,他这个姿势简直可以去拍时尚封面照,而擎天柱只是皱了皱眉头:“这样并不礼貌。”

“哈。”银发男人直接笑了出来:“我是威震天,在你的记忆里,我何时礼貌过?”

03.

“擎天柱说过他要亲手为我做饭,我可不打算就这样轻松地让他履行约定。”

04.

——借用那名人类的话,他们真的认识太久太久了。

久到他已经遗忘了同他相遇之前的岁月,久到仿佛他们之间的羁绊与生俱来。

05.

拿着吸管回来的威震天正看到擎天柱和小霸天虎其乐融融,坐下问道:“你在劝降他?”

“我们现在是盟友身份。”擎天柱提醒他,“我刚才告诉天灾,我可以做他的父亲。”

“开什么玩笑?”威震天想也不想,立刻抗议,“你可是个汽车人!是我赐予他生命的。”

低头咬着吸管的天灾听到这几个单词猛地抬起头来,用一种充满期待又不敢相信的眼神看着威震天,张了张嘴,什么都没敢说。擎天柱几乎要大笑出来,威震天狐疑的看着他们问道:“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阴谋?”

“你错过了一包番茄酱。”擎天柱指指柜台,“请你再跑一趟好吗?”

他诚恳的语调和清澈的蓝色眼睛让威震天没有拒绝的余地,嘟囔一声又站起来。擎天柱等他走远,对天灾招招手,凑到他耳边,带着笑意轻轻嘱咐,“千万别叫他妈妈。“

仿佛能听到“刷”的一声,天灾立刻红了脸。

06.

“别误会,我鄙视人类,但并不鄙视虚伪。”威震天仿佛看穿了他的沉默,对着他的背影说,“我不那么做,只不过因为我从不需要。”

这是擎天柱再熟悉不过的,典型的威震天的语气,带着目空一切的骄傲,好像没有明天似地孤注一掷,又好像下一刻他就会站在宇宙中心万众臣服。

07.

擎天柱的声音温厚和缓,不像他的人类外表那样年轻,在去掉了电子音特有的,极富张力的磁性之后,甚至带了些日渐衰老的沉静平淡,让人联想到日光下缓缓流动着的溪水,美丽但却并不足以令人惊叹,溪底每一粒浑圆卵石都昭示着它所经历过的,超越所有生命的冗长岁月。

这是当然的了,威震天想,任何塞伯坦人的寿命都比这整个小镇上的所有人类加起来更长,——曾走上角斗场中央的声波和震荡波,曾奉命保护御天敌的红蜘蛛,曾陪Orion Pax喝酒聊天的爵士和大黄蜂,还是其他许多的霸天虎与汽车人,他们为了塞伯坦而相互厮杀,然后远离母星,在无尽宇宙中四处游荡,一切都和他最初想象的完全不同,但一切又还都是他记忆里的样子——忠诚者永远忠诚,背叛者不断背叛,仁慈学不会残忍,正义同邪恶泾渭分明。

正如擎天柱所说,他们从未改变,相处模式已成了根深蒂固的习惯,以至于他常常忘记了他们也正在慢慢老去。

老去,真是个令人厌恶又有趣的词,他想。威震天和擎天柱,至死方休的宿敌,如同光明和黑暗般对立。

而他们正一起慢慢老去。

08.

擎天柱的表情放松了一点。威震天转过身,穿上外套,离开前又拿出一支烟点燃,刚把打火机塞回口袋,就听擎天柱在他背后说道:“我不喜欢烟味。”

“我距离你够远了……”威震天抱怨道,忽然顿住了,扭过头,视线落上他开合的嘴唇:“或者你是在暗示我什么?”

“不,只是陈述事实。”

威震天皱了皱眉,转身面对擎天柱,紧紧盯住他,扔下刚点燃的烟,用脚尖碾灭。

“真狡猾。”他说。

然后他伸手勾住擎天柱的后脑,一把把擎天柱拉近自己,干脆利落的吻了上去。

擎天柱的肌肉紧绷,但没有后退。两个人愈发贴近,隔着纤薄的衣物传递彼此的体温。

这是他们几百万年来都没做过的事,现在却像每天都在重复那样自然。

“去他的小心谨慎。”威震天想,觉得自己之前一定是芯片进了水,“如果那个海底类人族的傻故事再短些就好了。”

09.

“你不会也感到惊讶吧?”擎天柱问。

“当然不会了。”威震天低声回答。他走过去,没讨要擎天柱的许可,举起手放在对方胸前一道狭长的印记上,细细审视着他,目光变得暗沉,“这里每一道都是我留下的。”

“你那么肯定?”擎天柱没有躲闪,反而这样问道。

“我知道。”威震天加重了语气,抬起头看着擎天柱,“我不后悔——但也并不为此骄傲。”

擎天柱没回答,略微偏过头,目光落上威震天的肩膀。有很多细小的伤疤是他在角斗场上的勋章,那时他们并不相识。

“我希望我也能说同样的话。”擎天柱最后说。

“哦?我可以理解为你在妒忌么。”威震天的嘴角露出一点微笑,“我曾与很多人战斗过,但只有你……”

他的声音压得很低,凑近擎天柱的脸,手指沿着他胸前的伤痕慢慢游走。擎天柱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

10.

“当然了,他一定是叫你宽容忍让。”威震天说,“碰到这种事,你应该先用力量征服对方,然后再转变他的观念,让他觉得你是对的。”

天灾抬起头,有些吃惊地看着威震天。

“没必要那么惊讶,你没听错。单有强大力量是不够的,最终你必须说服他。”威震天说,“我不知道你从其他人那里听说了些什么。记住,我可不是塞伯坦常说的‘暴君’。从一开始,霸天虎所追求的就并非以武力镇压所维持的统治。”

“我没想到,原来擎天柱教给我的方法,和您的很像呢。”天灾若有所思地说,“他说,在你没有犯错的情况下,如果别人想要伤害你,首先应该释出善意,同对方沟通,让他站在你这一边,但如果沟通失败,那么使用武力击败对方有时不可避免。——只是把您刚才的话换了顺序而已。”

“是吗?”威震天翘起嘴角,“这就是为什么汽车人总是事倍功半,缺乏效率——首先击垮一个人,再让他接受你的观点就会容易得多。”

11.

“我来帮忙。”威震天理所当然的说,“我经常这样做。”

“帮忙做饭?”爵士反问。

“是啊。”威震天说,“我来过这里好几次。”

“上一次我请你帮忙的时候,你给我的回答是‘威震天不切蓝星上的低级蔬菜。’”擎天柱看着威震天诚挚的表情这样想。威震天是个熟练的撒谎者,值得庆幸的是擎天柱总能看穿他。

12.

“好的。”擎天柱说,微笑起来,他这时望见前面那家liquid store的明亮灯光,加快步伐往那里走去。威震天配合他的脚步,仍旧握住他的手腕。他回过头,看见白色的灯光正好斜打在威震天拉着他的手上,两个人的身体都正随着他们的脚步,一点一点移出路灯昏暗的阴影。

就好像很多很多年以前,在千亿星辰的另一端,他们曾并肩度过的岁月,曾共同拥有的梦想。

——我们将无畏前行,抛除疑虑换取勇气和坚强。

——我们将化身光明,引领追随者走过最黑暗的时光。

——我们将目睹塞伯坦的复苏,见证它无上辉煌。

——我们将捍卫彼此,直到夙愿得偿。

13.

长久以来他们太忙于阻止和说服对方,以至于几乎忘记了他们的起点和终点距离都如此之近。漫长的生命中他们从未远离,而一个仍用了几百万年的时间来追寻另一个。这便是他们选择的生存方式,胸腔中火种闪烁的意义。

关于自由,信仰和爱情。
 

14.

“这是理由之一。”擎天柱轻轻回答,“而且,因为那里会下大雪,据说堆积过膝。”

他说完微微侧身,正面面对着银发男人,在对方的中央处理器还没完全读出这句话的隐藏含义的时候,站在由红转绿的交通灯下,万千人流中央,谨慎,但却坚定地伸出手去:“但愿你会喜欢一个白色的圣诞节,威震天。”

那是百万年以来,威震天所见过最为优雅迷人的动作。

15.

“不,我不喜欢在手上戴东西。——很麻烦,我是说有时候。”

震荡波低头想了想,明白了威震天的抱怨。“这是完全防水的。”他回答,“碳基形态洗澡的时候也不用脱下来。”

“不,不是洗澡的时候。”威震天烦躁地说,“但它就是不方便。”

……

威震天走进休息舱后,震荡波走到他背后问道:“我还是不明白,如果不是为了洗澡,他为什么想要脱下手表。”

“可以有几种原因。”声波说,“我只是猜测而已。”

他在震荡波走后,不由庆幸自己及时了解了蓝星的通俗文化,于是拿出一张CSI LV的剧集光碟,调出其中一集从中断的地方继续观看,里面Jim Brass队长正带队搜查疑犯卧室,看着床头柜上的手表说着他的台词:“据我所知,男人只在两种时候脱下手表:洗澡和做-爱。”

16.

威震天摸摸下巴,沉默片刻,抬头轮流看向他的两位副官:“擎天柱选在情人节那天,郑重的约我单独见面,而你们,我最信赖的情报官和指挥官,你们的建议是干脆不去赴约,或者带一堆人把他的房子夷平?”

声波和震荡波同时万分肯定地点了点头。

“真不敢相信,我在几百万循环之后才终于发现你俩蠢得不可救药。”威震天大声感叹,摇了摇头,转身走进了休息舱,“声波,我需要一份关于各地情人节风俗的资料,一个地球时后送来我房间。”
 

17.

然而真正让他再次惊讶的是,擎天柱居然对人类承认了他们的关系。他本以为这种事等到宇宙毁灭也不会发生。但其实认真的想一想,坚定同光明磊落正是擎天柱亘古不变的优秀品质之一。

他突然觉得有种微妙的失落感。他总是嘲笑擎天柱太古板,太顾及形象,太讲究“道德规范”,但这些特质在让他头痛不已的同时,也深深吸引着他。他们的思想如此相近,性格却如此不同,这种奇妙的反差让他们的每一次对抗或者合作都充满了令人期待的惊喜闪光,好像蓝星海洋中的寒暖流交汇一般。

18.

“他在笑什么啊?”威震天不满地问。

“没什么。”擎天柱说,把门拉开大一点,微笑也随之加深,“要进来么?外面很冷。”

“哎?”

“现在仍旧是二月十四号,不是么?”

“可你刚才还说,我们没法算作是……”

“你确定要在现在为了这事儿和我争论么?”

“……不,我想不。” 威震天思考了一下,跨进门口。他在擎天柱走回客厅之前拦住他,用手按住他的肩膀低下头:“但是,我要知道答案,在天亮之前。”

擎天柱抬起头看他,听见轻微的“咔嚓”声音,天灾安静的关上了卧室的门。

19.

“这样最有效。”威震天说,“你应该感谢我。我刚才保护了你。”

说完这句话他愣了一下。很早之前他就明白,他同擎天柱永远也无法达成完全的共识,永远成不了对方希望中那样的人。即便是再深沉温柔的情感,也不能阻碍他们捍卫和追寻各自理想的决心。因此他们曾拥有过很多,然后失去更多——然而哪怕经历过了那么惨烈的战争,那么决绝的分裂,在刚才那一瞬间里,他还是下意识地想要保护他。

就如最初相识时候那样一般无二。

擎天柱是对的。他盯着擎天柱暗想,那样柔软的感情,原来竟能坚韧到让人害怕。

20.

“你究竟……”擎天柱忽然调整了坐姿,半转过身,直视着威震天的眼睛,满脸凝重的问道:“你究竟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说通天晓在我讲话的时候睡着了?”

“……哈哈哈!”威震天愣了一下,毫不客气的爆发出一阵大笑,“原来这样……看来你很在意这个嘛。你亲自问他不就行了。”

“那会是对他的侮辱。Magnus从不会……”

“等我拿出证据,这就是对所有汽车人的侮辱了。……哦,哈哈,奥利安,你真的很介意……过去那么久了,我都几乎忘记了你也可以这样可爱。”

“闭嘴!”

“……”

21.

“这是赛博坦Prime的床。”擎天柱关上门后,天灾翻了个身这样想道,歪歪斜斜的横在床垫上,很快进入梦乡,“能在这上面睡觉,尤其对霸天虎来说,可真是件独一无二的事。”

这样的想法虽然幼稚,其实也无可厚非。虽然赛博坦的森严等级制度早已成为历史,对Prime的遵从敬仰就像基因序列一样,在出生时就被刻进了每个赛博坦人的芯片之中,即使身为霸天虎也不能将其全全抹杀。——当然了,这样的认知并不确切,天灾显然不是唯一一个在Prime床上睡过的霸天虎。然而如果他知道这也是威震天阁下睡过的床,恐怕只会更加觉得荣耀吧!

22.

“别怕。我在这里。”

他的声音从容镇定又充满力量,就像他说过的每一句话。——不管是安慰受惊的孩子,还是直面灭顶之灾,他总能像现在这样一人承担起所有的希望和勇气,从不曾背弃任何一个想要相信他的生命。

这就是汽车人当之无愧的领袖。

这就是赛博坦最后的Prime。

“分明正直光明的令人作呕,却偏偏……”威震天注视着他们,愤愤地想。他的思绪还没结束,擎天柱就转过脸来,正让威震天对上浅蓝色的眼睛。这副血肉鲜明的五官同威震天最熟悉的面容相去甚远,却和以往无数次一样,让他有种火种初生时的感动。

“那都是错的。”他忽然大声宣告说。

“什么?”

“那两个女人的话,刚才你的话。”他不耐烦地挥挥手,“如果是真正喜欢,必定想要得到。只有退而求其次的时候,才会谈论什么守护。——东西,或者人,都是一样的。而所谓不灭的爱……”

他说到这里戛然而止,好像被刚才的单词烫伤了嘴唇。这时烟花终于销声匿迹,草坪上的人已经散的七七八八,夏日的第一滴雨水落在他的肩膀,空气里浮动着大西洋的腥咸。整个世界变得幽暗空旷,除了他们以外再无其它。

仿佛拥有天地,恍若万年以后。

下一道闪电降临的时候,他倾身亲吻擎天柱。天空俨然是块巨大的黑色幕布,而他们就是这广阔舞台中,聚光灯下的唯一。

——所谓长久不灭的爱情,从来都不只是爱上回忆,而是在与那个人的每次邂逅重逢里,都会无可救药地再次爱上他。


联合宇宙线/拟人AU
主MOP/隐声爵/隐震通
非生子设定,天灾为霸天虎幼生体,威震天亲自扫描为擎天柱机型。
仍旧是投喂,明天给链接。
倾心推荐:这是一篇清甜又可爱的治愈系MOP
(我)读者感悟:我去全程MOP秀恩爱啊啊啊啊眼已瞎

天使们,吃起来怎么样?

评论(14)

热度(55)